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6日 5.0°C-8.3°C
澳元 : 人民币=4.78
珀斯

为什么车臣当年和俄罗斯打得不死不休,如今却成了普京的忠实小跟班?

2019-06-03 来源: 军武次位面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对于车臣共和国的由来以及上世纪90年代车臣发生的情况,很多老军事迷不明就里,年轻军事迷茫然不知,所以今天咱们就用较短的篇幅简短地科普一下车臣。

其实如果要让军武菌来讲车臣这个国家,刨掉一部分politic correctness的内容,只能给一个无奈的总评:车臣试图从俄罗斯境内分裂出去是其民族意识觉醒的产物,但是对于整个俄罗斯国家与俄罗斯民族而言无疑罪无可赦。

闹分裂的过程充满了血腥与暴力,这口锅要扣到凶狠残暴的车臣首脑杜达耶夫及后续占据了优势地位的宗教极端势力头上,但是也要扣到软弱无能甚至引狼入室养寇自重的俄罗斯联邦共和国首脑叶利钦与鲁茨科伊的头上。

车臣的问题是沙俄到苏联一直到俄罗斯一以贯之的问题,是俄罗斯民族身上一道不断流血的伤口,未来还会不会再流,目前不是非常乐观。

说车臣的分裂行为是其民族意识觉醒的产物,主要有两方面的因素:一、从沙皇时期借助多次俄土战争染指高加索山脉区域以来,从俄罗斯族核心区域南下的俄军部队对高加索本土山民进行的民族压迫是确实存在的。

从1829年开始的俄军高加索攻略到1867年的车臣地区暴乱,再到1875年俄军以血腥屠杀的方式镇压车臣暴乱,最后到1877年车臣-塔吉克起义山民被俄军几乎全部屠灭,俄罗斯帝国征服高加索诸伊斯兰村屯教团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一部血腥屠杀的历史。

列宁在论述沙俄境内的民族关系时将沙俄称为“各民族的监狱”,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一直到苏俄建立后,才通过民族区域自治+工业化扶持在车臣地区缓和了民族关系,但是中间多有反复,曲折不平;

二、苏联解体这一地缘政治灾难是车臣人民族意识觉醒的催化剂。

从民族角度来考察,苏联解体的过程实际上就是苏联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裂解为诸单一民族国家的过程。伴随着波罗的海三国的独立,伴随着原本臣服于沙皇麾下的中亚诸金帐汗国世系的草原民族纷纷自立,尤其是伴随着乌克兰与巴拉鲁斯(白俄罗斯)这种与基辅罗斯关系非常近的斯拉夫民族支系都在独立,车臣人原本已经由伊斯兰教苏菲派形成凝结核的民族意识与民族主义得到了进一步强化。

因此苏联这边刚一解体,车臣共和国就开始闹分裂。以1991年11月的“车臣共和国总统”杜达耶夫发表所谓的《独立宣言》为标志开始了跟俄联邦讨价还价、貌合神离、互相勾兑的过程。

当然,站在车臣人的角度上来看,它闹分裂何止是无可指摘,简直是理所应当: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单一民族,再说你苏联都已经解体了,我们凭什么不能二次解体?但如果我们把角度转换到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的大局角度,就会发现车臣闹分裂是一条不能再踩的红线。

俄罗斯境内不仅有车臣这种小族群组成的单一民族自治共和国,东部尤其是西伯利亚地区还有一大票这种自治共和国。比如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就是图瓦共和国的唐努乌梁海人,说白了就是古代中国羁縻体系下的漠北蒙古人。

如果开了车臣这一条先例,那么后续怎么办,你让整个俄罗斯的亚洲部分全部二次分裂么?所以站在俄罗斯联邦的角度来看车臣共和国的分裂行为简直罪无可赦,必须立即予以强力打击。

但是,按照马基雅维利主义的观点,在暴力的使用方面,要么就不要使用而采取怀柔政策,要么就要将暴力一次用到极限,产生最强烈的震慑效果。

俄罗斯尽管在车臣的分裂问题上划出了红线,但在具体操作上却反反复复,自相矛盾,乃至连俄罗斯高层的政治斗争(比如典型的俄罗斯版府院之争)都掺和了进来,反而成为了杜达耶夫等人夹缝求生,借力打力的最佳猪队友。

1992年5月叶利钦为了缓和与车臣的关系,不仅把俄联邦机构全部撤出车臣,还把驻防车臣的苏军武器装备全部移交给了当时的俄军高加索山地教导旅(也就是后来车臣非法武装的基干部队)。

之后俄联邦与车臣的关系一直处于既“文攻武卫”而又互相勾结的奇怪状态下,一直到1993年俄罗斯爆发“府院之争”乃至叶利钦搞出了炮打白宫事件,希拉维克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跃上政治舞台,车臣共和国押宝鲁茨科伊与哈斯布拉托夫压错了宝,才引得叶利钦龙颜大怒派出俄军部队进攻车臣。

从此以后俄罗斯联邦与车臣的关系从貌合神离变成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俄军派出重装部队猛轰格罗兹尼市区,车臣就利用巷战与山地战的地形优势接连给予俄军重大打击,乃至将被俘俄军用极其残忍的方式虐杀。

同时宗教极端势力的掺和在俄罗斯境内连续搞出恐怖袭击,反过来使得俄军在车臣也同样是杀红了眼。连续两场车臣战争,俄罗斯军队总共付出了死亡/失踪俄军近7000人,受伤俄军2.5万人的巨大代价才把车臣基本平定。堪称俄历史上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们国人所说的“卡禄山”也就是先前提到的车臣共和国总统拉姆赞.卡德罗夫(也就是小卡)的爹老卡在早期也是跟着车臣叛匪一路神气的货,但是车臣在闹分裂,闹暴乱的过程中始终有着内部分裂的光荣传统,在见势不妙的情况下就立刻转舵对普京大帝表示支持了。

老卡在内部斗争中被炸死后由小卡即位,从2007年到现在一直担任车臣共和国总统——说白了,小卡跟普京的关系与其说是上级与下级的关系,倒不如说是非常古典的中央帝国皇帝与边缘民族区域羁縻领袖的关系。

小卡以个人身份向俄联邦与普京总统表示效忠,并约束车臣境内蠢蠢欲动的分裂势力与宗教极端势力,作为交换,俄联邦对小卡的诸多胡作非为的行为表示了谅解,俄罗斯联邦安全部门的强力部队也往往不怎么干涉车臣内政,这算是双方在谁都无法达成其预定战略目标的情况下达成的一个战略平衡。

但是,俗话说得好,战略上的平衡就是用来被打破的。对于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总统普京“大帝”来讲,对车臣共和国也并不是没有一点防范。

普京的基本盘是达吉斯坦共和国的塔吉克民兵,除了故意让达吉斯坦共和国卡住车臣共和国的主要交通线,车臣周边的战略要地与瞰制地形上更是满布着俄罗斯族的哥萨克军屯点,确保小卡除了当吉祥物以外不怎么敢有其它想法;至于小卡,根据外媒报道,现在的主要工作一是花天酒地,二是学习安禄山给唐玄宗跳胡旋舞的传统时不时上演一下俄罗斯宫廷传统弄臣的戏码,三是经常在推特上给波克隆斯卡娅“女王大人”相互点赞。

你说这个人到底有没有野心,反正不太好说。但是在俄联邦与车臣的根本矛盾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单靠实力卡住战役制高点就希望能按住车臣不再成为俄罗斯一道流血的伤口。不管你信不信,反正军武菌是不太相信的。

▼▼▼点击阅读原文抢购更多好货!!!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