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6月25日 10°C-17°C
澳元 : 人民币=4.84
珀斯

澳洲政府对华政策骑虎难下

2018-03-11 来源: 环宇观察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QQ图片20180311155615.png,0

去年12月一系列事件之后,诸如澳洲特恩布尔政府逼迫亲华工党议员丹斯塔瑞(Sam Dastyari)辞职,向议会提出反外国干涉法提案,中国外交部召见澳驻华大使等等,澳洲政府对华强硬资态有所收敛,谋体对两国关系的炒作也随之降温。

但这只是表象,几个月来,美国対华手段迭出,澳洲作何反应?中国对特恩布尔政府如何反制?反外国干涉法提案的结局如何?这些都是会在澳中两国之间掀起轩然大波的未定事件。

美国政府在去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首次宣称中俄两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指责中俄两国是国际次序修正主义者。美国的对华政策的重点已转向围堵,为此美国提出了印太战略,把印太地区定为高于中东的战略最重要地区。为了在印太地区保持战略优势,美国呼吁建立美日印澳四国联盟,美国自行并要求盟国共同在南中国海巡航。

美国特朗普政府对澳洲特恩布尔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对美国的支持非常满意。最近澳洲知名国际关系专栏作家薛瑞丹(Greg Sheridan)对美国布什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司负责人,美国共和党亚洲外交权威人士格林(Mike Green)进行了采访。格林认为澳洲特恩布尔总理在任职期间对华立场已从上台前的亲华转变成对华非常强硬。去年11月发表的澳洲政府外交白皮书可以说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一个比较委婉的翻版。特恩布尔紧随日本首相安倍是第二位与特朗普总统在亚太方面配合默契的领导人。

事实上澳洲政府惧怕特朗普实行孤立主义退出亚太,在美国制定印太战略之前就呼吁和日本,印度等国家加强联系,抗衡中国的力量。

澳洲保守派对特恩布尔的对华政策大加赞赏,认为特恩布尔对华态度转变是基于维护现有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关系,是对中国通过软实力和锐实力扩大势力范围的反击,是对近几年国际上集权主义抬头,民主意识淡化的回应。澳洲知名评论家杜邦(Alan DuPont)在一篇文章中不无自豪的写到澳洲反外国势力干涉立法的努力,已经影响了美国,日本和德国讨论相关法律防范中国势力的扩大。

然而尽管和美国走的很近,澳洲政府仍然和美国政府立场保持一定距离。针对美国把中国定位于威胁美国利益的竞争对手,澳洲外长毕乔普公开表示中国并非澳洲竞争对手,中国没有对澳洲安全造成威胁。

澳洲虽然支持美国印太战略和南海航行自由,但特恩布尔政府并没有明确表示会不会以及用何种方式进行南海巡航。根据薛瑞丹(Greg Sheridan)获得的信息澳洲不会加入美国的航母战斗群,如果澳洲派军舰到南海巡航可能是象征性的只派一条舰,而且很可能像英国法国一样不进入12海浬。

显然澳洲政府在中美之间还试图保持一定的平衡,还想维持住与中国的关系。但是尽管受到澳洲保守势力的支持,随着澳中关系的持续僵化,澳洲政府对华政策所受到的压力不断上升,媒体过去一边倒的现象有所变化。

首先澳洲大学界非常担心澳中两国关系恶化导致中国留学生流失。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杂志网站3月5日报道说,在澳大利亚高等教育机构招收的持有学生签证的新生中,中国人尽管仍占据榜首,但其比例已从2016年下半年的39.7%下降到一年后的38.3%。如果失去中国留学生的学费,澳洲高等教育资金来源将成为大麻烦。

澳洲商界也非常担心失去中国商机。近来澳洲矿业巨商Fortesue Metals的创史人Andrews Forrest在一次公开讲话中批评澳州政府对华政策, 称2017是可怕的一年,澳洲在幼稚的舆论躁动中失去了对国家长期利益的把握。当前澳洲对中国的评论充满不信任,恐慌和不尊重。他强调是澳洲更需要中国而不是相反。他这篇讲话在澳洲最具影响力的澳大利亚人报上转载。

澳洲工党政治人物也加剧了对自由党政府和反华派的抨击。

最近澳洲有位反华色彩极浓的学者 Clive Hamilton出版了一本名为“中国如何把澳洲变成傀儡”的书,也许太过极端,好多出版社不同意出版该书,这件事也被炒作为中国对澳洲学术出版界的渗透影响。

该书声称中国政府可能根据历史上汉人和澳土着人有过交集的历史对澳洲声索领土主权。对此,澳大利亚人报专栏作家理查德森,曾经的工党大佬,进行了辛辣的讽刺。指这种提法是他5岁时老师吓唬毛孩子的黄祸鬼话;任何智商超过50的澳洲人都知道澳洲需要和中国长期合作。

澳洲前外长鲍勃.卡尔在香港“南华早报”上发表文章对自由党政府和澳洲情报部门宣染的几件所谓中国通过留学生,旅游者和华裔商人对澳洲渗透的事件做了逐一分析。

卡尔称中国学生总体上并不关心政治,他领导的智库通过调查发现只有四起中国学生发起的交涉事件。中国学生在这些事件中表现合理,有礼,有序,而且其中关于台湾的一件符合澳洲政府立场。

关于中国旅游者涉及间谍话动的说法来源于2016年澳洲报纸“金融评论”(Financial Review)的一篇文章,指一名中国游客涉及一名澳洲公务员去除 (removal) 一份二年前政府文件的事情,调查结果并未导致法律指控。

300多家参加澳中商会的中国企业无一做过政治捐款。而两名作出大量政治捐款的华商,一位是有二十多年历史的澳洲公民。

前工党总理陆克文最近在澳大利亚人报上发表文章指出特恩布尔对华政策前后不一。在陆克文担任总理时,特恩布尔反对陆提出的禁止所有外国政治捐款的提案,陆说如果这个法案当时通过,就不会有丹斯塔瑞(Sam Dastyari)下台的事情;陆克文政府当政时拒绝把互联网光缆计划交给华为,该项目号称是当时澳洲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但特恩布尔持支持华为的立场,并在以后担任自由党通讯部长时试图改变这个决定;2009年特恩布尓作为当时自由党政府内阁成员同意将达尔文港租赁给中国岚桥集团。

陆克文认为特恩布尔从讨好中国到反华的转变的根本动机是为了扭转自已在选举分析中的落后局面,陆文指出特恩布尔的自由党联盟已在选举调查分析中连续输给工党27次,他迫切需要民意支持,为此他不惜以中澳关系为代价,把工党描绘成成外国政府支持的第五纵队, 从而挑起种族意识,获得保守势力的支持。陆克文指出特恩布尔在操控这个过程中推动了麦卡锡主义的还魂,而这种倒行逆施又和煽动种族主义密不可分。

3月1日,澳大利亚人报刊登了记者Shananan “冷战:澳中联纟的冻结”,(Cold war: freeze onChinaties)一文,文中称,中国冻结中澳部长级的会议,延迟高级外交官访华和广泛领域里的低层级交流。原定的特恩布尔和外长毕乔普今年访华,何时能成行还不得而知。有消息人士说北京故意怠慢澳洲官员。

北京还取消了一些有关留学的活动,中国驻澳使馆网站发表文章说澳洲并不安全。文章说,北京的做法是就澳洲政府反外国干涉法和南海巡航问题向澳洲施压。

一天过后,澳洲外交部高级官员公开发表文章进行反驳,文章承认澳外交官员访华的时期多次推后,但原因是中共19大 ,春节和两会期间中国官方机构不安排会见。文章承认澳中关纟存在复杂和困难的一面,但两国都在努力解决。

澳洲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至关重要。美国是澳洲的精神领袖,中国是澳洲的实惠所在。随着特朗普减税和争取制造业的回归,澳洲政府和商界也试图搭上美国实体经济恢复的车,2月22日,特恩布尔总理带领澳洲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商业代表团包括4个州长和10多位商界大佬访问美国,但从目前的评论来看美澳之间的经贸合作并没有大的突破。美澳经济互补性较差,美国需要澳洲的东西不多,美国对澳贸易出口大于进口。

看来澳洲经济仍然将长期依赖中国。讽刺的是由于这种依赖,美国对华围堵政策必然不利澳洲经济。例如美国一旦发起和中国的贸易战,中国经济受损的话,中国对澳洲矿产的需求将下降,来澳留学和旅游的人数也会下降。但澳洲很多持保守观念和白人至上理念的人群不会因为美国对华政策对澳洲的实际伤害而放弃对美国的支持,相反他们会因为美国对中国的强硬而欢呼。

当然澳洲人中有头脑清醒者。今年1月至2月间,报纸上就有批评反外国干涉法的种种说法,但这些批评集中于该法提案对澳洲国内新闻工作规范的影响,比如记者掌握的外国政府文件的披露是否对澳洲安全造成影响,是否不利言论自由和新闻独立等等,完全避开了中国问题。这可能有意为之。也许该提案会作大的修改或不了了之。

但在种族主义意识和意识形态冲突已经被挑起来的情况下,澳洲政府在中国问题上放低身段也难。其实澳洲政府的高官对各方面的利害关系心知肚明,但为了其连任的个人抱负或者意识形态的偏好,不顾国家的长远利益就不应该了。无论如何澳洲政府对华政策目前真有点骑虎难下。

 付录:华商黄向墨要求澳洲两大政党退还政治捐款

据3月2号澳大利亚人报记者R Baxendalle报道,华商黄向墨要求工党和自由党退还他共计二百多万澳元的捐款。

今年2月7日,西澳自由党议员Hastie退还了黄向墨在2016年6月捐给他的一万捐款。黄收到后已转捐给悉尼儿童医院。

黄向墨说自2012年起他的公司分别向工党和自由党作出相等的捐款,共计二百多万澳元。黄说他没有要求任何回报。他于2016年7月停止了政治捐款。

黄表示既然两党都急切地拉开和他的距离,那就请两党退还他的公司的捐款,收到退款后他会全部捐给慈善机构。

黄向墨说他的公司共做了八百多万澳元的慈善捐款。目前两党均未就退款要求作出直接回应。

文章披露黄向墨仍然是PR居民,他的公民申请仍在审核之中。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Nancy芸儿 2018-03-11 回复
好文!
Prild 2018-03-11 回复
一听到要还钱了立马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